國慶5天約百萬人挺進騰格里沙漠 共建硬核不夜城

科研信息網 林曉舟 2019-10-06 08:07:10
瀏覽

  “這地方一般沒人來。但是最近幾年每年十一都來好多人,為的是阿拉善英雄會。活動結束就又空了。”

  騰格里是蒙古語,意為像天一樣浩渺無際。騰格里沙漠是中國八大沙漠之一,地處內蒙古自治區阿拉善盟,向來是荒蕪、人煙稀少的“代名詞”。然而這個十一,騰格里深處建起了一座百萬人口量級、“壽命”只有5天的硬核不夜城。

圖為支起桌子休息吃飯的游客。 奧藍 攝

圖為支起桌子休息吃飯的游客。 奧藍 攝

  曉齊是土生土長的騰格里漢子,他對此已不驚奇。自2016年越野e族阿拉善英雄會將活動地點遷址這里之后,每年都要熱鬧一回,現已成為全球最大的越野嘉年華和中國最大的汽車賽事品牌。今年英雄會已是第14屆,1日晚開幕,5日晚閉幕。據主辦方統計,今年首日人數即突破50萬人次;截至3日晚,人數已近98萬人次,車輛累積33.5萬輛次。

圖為英雄會晚上的電音節現場。 奧藍 攝

圖為英雄會晚上的電音節現場。 奧藍 攝

  “去年的數字是100多萬人次和近100萬輛車次。阿拉善英雄會的主體是越野e族的會員。”阿拉善左旗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長莫日根告訴記者,阿拉善全境27萬平方公里,其中三分之一是沙漠。活動所在的騰格里沙漠是最適合越野、穿越的。阿拉善左旗的人口數量不足15萬,每年活動期間,政府都會投入很多人力和物力來保障活動的順利舉辦,會根據上一年的情況不斷調整。今年安保、醫療、民政等保障部門都早早進駐到會場。

圖為穿好裝備,等待訓練的小車手們。 奧藍 攝

圖為穿好裝備,等待訓練的小車手們。 奧藍 攝

  “今年阿拉善英雄會我們籌備大概40余天,比較倉促,總共投資1.29億。”第14屆阿拉善英雄會的總指揮趙堅珂介紹說,本屆英雄會按照“吃住行游購娛”來打造,設置3大主題、約23個活動項目。

圖為在沙漠沖浪時陷進沙窩、正在“自救”的越野愛好者。 奧藍 攝

圖為在沙漠沖浪時陷進沙窩、正在“自救”的越野愛好者。 奧藍 攝

  活動期間,市面上難得一見的越野車和改裝車隨處可見;沙漠越野挑戰賽、巖石挑戰賽、摩托飛車表演等賽事展演令人血脈噴張;滑沙、沖沙、觀沙等沙漠體驗活動人氣頗高;天空中時不時還有單翼和雙翼飛機聯合上演的航空秀;晚上的電音節更是吸引超萬人在沙漠深處蹦野迪,讓心臟跟著一起“崩崩崩”!夜深人靜時,一頂頂帳篷依次排開,整座城回歸寂靜。

圖為正在體驗沙漠旅游項目的游客們。 奧藍 攝

圖為正在體驗沙漠旅游項目的游客們。 奧藍 攝

  “我第一次來到阿拉善,跟我想的一點都不一樣!竟有這么多人,我以為沙漠里沒人呢。”10歲的余俊佟第一次進騰格里沙漠,這次他要跟數十名小車手一起,在三天訓練后參加小小英雄會的競技。他們中最大的14歲,最小的只有7歲。

圖為人們在夜晚扎起的頂頂帳篷。 奧藍 攝

圖為人們在夜晚扎起的頂頂帳篷。 奧藍 攝

  “對于越野圈的人來說,英雄會是越野人的超級聚會,是越野人的年。”越野e族內蒙古大隊這次來了1600多人、500多臺車,版主輪子很是感慨。“我年年都來,只有英雄會才有機會與全國志同道合的兄弟們相聚。自2011年定在阿拉善后,我每次往返近四千公里,義無反顧,只因情懷。”

圖為出現在英雄會上的車輛。 奧藍 攝

圖為出現在英雄會上的車輛。 奧藍 攝

  作為東道主,內蒙古大隊從九月就開始參與英雄會的準備工作。輪子告訴記者,除了比賽外,還參與救援、引領等志愿者工作。

圖為飛行表演前,工作人員為飛機加油。 奧藍 攝

圖為飛行表演前,工作人員為飛機加油。 奧藍 攝

  “不舍得睡覺,時間太短,太寶貴了。我經常晚上三四點還很興奮,早上天一亮就又爬起來了。”這座城只有5天“壽命”,好多人生物鐘也變了。越野e族福建大隊版主123告訴記者,他們的行程跟普通游客不太一樣,白天愛窩在沙子里越野沖沙,晚上就竄營去不同省區市的大隊里喝酒聊天。“我們來不是為了看表演。自2011年起,我每年都來阿拉善,已經是一種情懷了吧。

圖為阿拉善英雄會現場的車流與人海。 奧藍 攝

圖為阿拉善英雄會現場的車流與人海。 奧藍 攝

  “英雄會就是男人圓夢的地方。最初一群愛越野的人為了愛好成立了這個活動。電競也是這樣,我們也可以付出很多。”今年,中俄蒙電子競技大師邀請賽暨2019內蒙古自治區職業聯賽總決賽首次在這里舉辦。李愛龍是內蒙古電競協會會長,他告訴記者,英雄會在試著做一些更年輕、更常態化的東西,電競在找一個好的旅游IP、一個好的結合點。隨著電競的成長,能與越野車結合在一起的“點”也會越來越多。

  “我們的會場是一個半封閉的區域,英雄會期間主要活動的舉辦區域并不是很大。但是,騰格里沙漠足夠大。”在談及會場的最大承載量時,莫日根笑了。但同時他也呼吁,會場人數很多,更要遵守交通、垃圾清理等方面的規則。(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