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哈田徑世錦賽:感受“中東體育之城”的冷與熱

科研信息網 林曉舟 2019-10-05 19:29:43
瀏覽

  (多哈田徑世錦賽)感受“中東體育之城”的冷與熱

  中新社多哈10月5日電 題:感受“中東體育之城”的冷與熱

  中新社記者 邢翀

  這是一座別致的城市。十月初的北半球波斯灣沿岸依然炎熱如盛夏,白天最高氣溫逼近40攝氏度。白天路上幾無行人,夜晚卻燈如白晝,即使晚間氣溫仍高達30多度,對大多數卡塔爾人來說,這才是一天戶外活動的開始。

  這亦是一座體育之城。2006亞運會、2011足球亞洲杯、2018體操世錦賽、2019田徑世錦賽……再加上高爾夫賽、汽車拉力賽、網球公開賽,以及即將首次來到中東地區的2022足球世界杯,多哈已成為波斯灣沿岸最具盛名的體育之城。

  顯然,這又是一座別致的“中東體育之城”。炎熱而又漫長的夏季并不適合體育運動的開展,更不適合體育大賽的舉行,然而多哈卻用自己的“硬實力”讓這一切成為可能。

  田徑世錦賽本應在八月舉行,本屆賽事因多哈的炎熱不得不推遲到九月底——這已經是史上“最晚”的田徑世錦賽了,但氣溫依然是最大的考驗。

  不同于其他運動場館,賽事舉辦地哈里發體育場看臺及內場四周密密麻麻地布滿了多達500多個通風口,能夠持續不斷地吹送冷風,體感溫度可以迅速降至20多度,即使戶外高溫酷曬,場館里卻涼意習習——你甚至要穿上外套,才能抵御時不時吹來的強勁冷風。

  田徑場上的風向顯然會對運動員成績產生影響,但據國際田聯介紹,哈里發體育場的制冷系統不同于一般的空調輸出冷風的方式降溫,而是可以在“安靜”的條件下制冷。如此制冷十分奏效——在女子標槍決賽上,中國選手劉詩穎甚至還穿了一件羽絨大衣。

資料圖為劉詩穎在比賽后慶祝。/p中新社記者 泱波 攝

資料圖為劉詩穎在比賽后慶祝。中新社記者 泱波 攝

  哈里發體育場的空調系統是為2022年世界杯準備的。早在2017年,哈里發體育場就完成了空調系統的升級改造,也是第一個完成改造的世界杯場館,官方宣稱哈里發體育場的氣溫可以全年保持在24至28攝氏度,而空調也將是所有世界杯場館的“標配”。

  然而,并不是所有的田徑運動都能被空調“一網打盡”,需要在城市道路上進行的馬拉松和競走只能放在深夜進行,這也成為田徑世錦賽歷史上最獨特的風景。即使在夜間,體感溫度依然高達40度,濕度達到75%,女子馬拉松比賽就有多達30名選手中途退賽。

  深夜高溫中的“跑馬”和競走是完成賽事的無奈之舉,顯然并不利于選手成績的提升。女子馬拉松冠軍成績是2小時32分43秒,比上屆倫敦世錦賽冠軍用時多了5分多鐘,女子20公里競走冠軍劉虹用時也比上屆楊家玉奪冠時多了6分多鐘。

  為了迎接世界杯,熱火朝天建設中的還有卡塔爾的基礎設施,比如地鐵。盡管炎熱天氣下只能在傍晚開工,但多哈的地鐵已初具規模:地鐵標識以及地鐵口的外觀都頗具阿拉伯風情,地鐵紅色線已經開通,不過并不是一周7天全部運行,地鐵乘客也寥寥無幾。

  炎熱季節中,私家車是卡塔爾人出行的選擇,大修大建中的多哈極易形成擁堵。從媒體酒店到場館不到4公里路程,記者一度用了近2個小時,甚至有一次車內汽油耗盡,只能體驗一把從冷到熱的“極度轉換”。

  熱情十足的還有體育迷。午夜公路賽事不少當地民眾依然守候在現場;多哈作為重要航空樞紐,歐洲體育迷僅需幾個小時便可到達,本屆世錦賽就能看到很多英國、瑞典、荷蘭等國體育迷組團觀賽。

  進入冬季,這座體育之城將變得更加熱鬧,很多足球隊都會來此冬訓,不乏拜仁慕尼黑、巴黎圣日耳曼這樣的頂級俱樂部,中國隊和國內俱樂部也曾多次到來。今年亞洲杯前,就有多達9支球隊來此備戰,去年12月這里的球隊就有14支,期間共進行了18場國際熱身賽。

  2004年卡塔爾投入200多億美元打造阿斯拜爾足球精英學院,面向亞非拉等地選拔足球少年青訓,培養出了一大批優秀選手,造就了年初亞洲杯奪冠的輝煌。精英學院等一系列一流硬件設施的修建成為多哈重要的體育資產,是吸引各種隊伍前來冬訓的重要原因。

  月夜降臨,精英學院的足球場上人頭攢動,一路之隔的哈里發體育場里,田徑世錦賽激戰正酣,“中東體育之城”運動不息。(完)